大教授、博导、风水大师于希贤其人其事(转载)
作者:李丽  来源: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与经济发展专家委员会  访问次数:90777  更新时间:2016-5-3
   
北大教授、博导、风水大师于希贤其人其事                    
  他栖身北大,师从泰斗侯仁之院士,是一位严肃的地理学家;他倡导“风水”,认为这种被普遍视为“迷信”的民俗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这看似截然相反的两种定位,会是同一个人吗?
  于希贤,1940年出生于云南,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市文史馆馆员、建筑风水理论与应用学大师、国际地理学会地理学思想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古都学会理事、中国方志协会学术委员、中国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
 
从地理学到风水学,他把风水课从北大开到了莫斯科大学
     七十年代末,于希贤考上了侯仁之的研究生,开始研究中国地理学史。不可避免地,他接触到了风水学。“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学术问题。风水学已经发展几千年,形成了一整套理论和操作方法,而且蕴涵在整个民俗文化之中。中国古代许多的地理学成就都在风水里。要研究我们的历史,研究我们的每一座古城,就必须懂风水。”
    然而,由于几千年封建文化的笼罩,风水在当年依然被认为是典型的“封建迷信”,而专门研究风水的人则更是寥寥无几。
   工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在地理系主任侯仁之强力的支持下,北京大学正式开出了风水课,由获得硕士学位后留在北大的于希贤独立教授。但对于开这门课的质疑之声从不曾停息,对于越来越清晰的这位“风水大师”的另类形象,批判的声音也始终存在。
   相对于国内以质疑和批判为主的舆论,于希贤在西方国家却受到热情的追捧。1990年到1991年,他被公派到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任教,校方请他增加教授一门风水课。听众以学生为主,其中也不乏莫斯科大学的院士和教授。让于希贤记忆深刻的是,有些人来听课特意穿着中国唐装,有些女性还把头发盘起来,颇形似中国古代女子。
   于希贤精通俄文,讲授风水课时主要用俄文,但总是有不少很专业和很中国化的内容,必须用中文才讲得更形象,更生动,他便不时地辅之以中文。有一次,台下一名俄罗斯学生突然用中文大声说,“请您全用中文讲吧,我们能听懂!”
    于希贤不禁在台上大乐起来,立即换上中文征求大家意见,迎来的是一片掌声。“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民族文化的影响力越来越强,越来越为西方世界所接受哟!”
 
记者温星对话于希贤
李嘉诚知道出事了,说一定要看风水
 
温星:常人眼中,风水基本上是封建迷信的代名词,二者之间有没有一个界限,应该如何正确认识风水?
于希贤:真正的风水当然是科学,而且是很严肃又严谨的科学。我们所说的风水,具体而言是指建筑风水学,与地理学很近。地理环境在地表的分布千差万别,具有不平衡性,客观上存在着相对较好的、适合于人们生活的、给人们带来幸运和隐藏着吉祥与幸福的环境,同时,也就有相对而言比较险恶、危险,给人们生活带来不便、困苦和不吉利的环境。人们本能地要选择、建设、创造符合自己愿望、审美要求和居住安全、舒适的环境,这应当是无可厚非的。
 
温星:在我国庞杂的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体系中,有人认为风水是精华,也有人以糟粕视之。事实上,风水上的东西,确实有些是现代科学根本没法解释得通的。
于希贤:其实都解释得通。这就像我们的中医一样,早年不是也曾受到很多质疑吗?医学有两套系统,西医和我们传统中医。中医建立在阴阳、五行的整体有机理论之上,以辨别和调节人体的阴阳、虚实、表里、寒热为要务,从而协调人体内部和人与环境的关系,这是中医的独特之处。
 
温星:地理学其实不也有两套系统吗?
于希贤:没错,一套系统源自西方,而另一套,就是我们传统的中国古代地理学系统,它和我们传统的中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建立在阴阳、五行理论基础上的。实际上,风水这套理论在城市规划、大型工程建设及民宅选址、布局等方面的应用很多,中外都不乏其例。
 
温星:有媒体报道称,比尔·盖茨来中国买房也曾找你看过风水?
于希贤:我说过,风水是严肃的科学,所以我说话也必须很严肃——没有这事。事情是这样的:比尔·盖茨是到北京租房,没有买。房东我认识,告诉我说,比尔·盖茨选住址确实是带着风水大师去的。他们都信这个。
 
温星:据说李嘉诚倒是真请过你去看风水?
于希贤:是李嘉诚旗下在天津的一家公司。大约1996年下半年,这家公司在天津搞了好几百亩地,开建工厂。具体管理的是一个美国化学世家的专家,刚开工一月,连连出事,死了三个人。李嘉诚知道了,就说一定要看风水。于是他们就请到我了。我去一看,那个地点确实有点“凶”,但地是买下的,没法不要了,只能做一些调整,来尽量改变这种“凶相”。我提了一整套方案,但原来请的加拿大设计师不同意,就拖了下来。一周后他们又来请我,因为他们还是决定辞退那名设计师,采用我的方案。
 
风水是中国原创的建筑文化艺术
 
温星:作为我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教授、博导,你对风水学的研究和推崇曾招致过不少非议。你觉得应该如何把正确的风水观与能普遍为人所接受的科学观结合起来?
于希贤:风水本来就是一种文化、一门科学,在文化地理、建筑规划、景观设计等研究领域都发挥着很多作用。其实,西方的景观设计、规划设计等一套理论传入中国以前,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乡村,哪一个有名的建筑不是在风水思想指导下建造的呢?风水出现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封建社会,它是中国的原创的建筑文化艺术,包括三个层次,一是哲学的层次,二是文学艺术世俗层次,三是建筑层次。风水是第三个层次。
 
温星:我读到过你的一篇论文,你把建筑风水学称之为“中国东方环境的诗性艺术”,这恐怕不是很多人都能理解的吧?
于希贤:我为什么说风水是诗性的艺术?风水文化在建筑构造、艺术创造、环境和谐等方面都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它是对客观世界的感受,不仅是纯理性的感情,还有诗性的感情。这种诗性的感情能够达到一种共鸣,与大自然的共鸣,这种境界是最高的。
 
温星:我记得2005年南京大学也办了个“风水班”,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校领导跳出来声明,这只是个别教师的个人行为,与校方无关。
于希贤:我觉得挺无聊的,我们中国是风水学的发源地,为什么不能教风水课呢?对于传统文化的继承,确实必须先加以区分,单这个区分和认识的过程,可能就比较漫长。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1995年,我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邀,先后两次参加世界文化多元性协调发展的大会,会上都安排我做有关于风水的专题讲座发言。风水是一种民俗文化,存在了几千年,肯定是有其道理的。
 
温星:在政府持保留甚至批判态度的当今社会,风水学将会是怎样一种走向和发展态势?
于希贤:在古代,风水学对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的影响是相当深刻的。毫不夸张地说,翻开历史上任何一部府志、州志和县志,都不难找到与这座城市有关的风水记载。就当前而言,我们都强调城
 
 
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与经济发展专业委员会 主办
Copyright 2010-2017 国际易联专家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01110号